??
欢迎访问时时彩冷热规律
智能检索 |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最好的时光在路上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12月19日

  夏天的雨,偶尔也温柔纷飞;古老的明城墙下,斑驳素锦,打湿了的墙体欲诉经年沧桑。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行者匆匆,生活只是桃源里酣睡的孩子,似乎目标与终点,才能让你我醒转。

  秋雨纷飞时节,念起外婆来。外婆一生辛劳忙碌,终其全力,诠释了一个中国南方妇女的坚韧与隐忍。母亲年少时家庭清苦,待出嫁生儿育女家境稍微好些时候,要带外婆出去走走,外婆每每都说没关系,以后有的是时间,等到外孙女稍大些再去不迟。岁岁年年有时候其实不是很多年,三年后外婆去世了。老人家最远的足迹就是我们的县城,她一直在等待,等待夫贵妻荣,等待子孙满堂,等待是外婆一生的等待。母亲说外婆不曾享过一天福,没日没夜地操劳,为的就是有一天一切都安顿了可以安度晚年。殊不知,世上可能没有“有一天”。如今才是最好的,别说来日方长。时光难留,只有一去不返。

  多年后,外婆只在梦中与我相见。多年以来,我亦在世事变迁中埋头赶路,追寻心中的诗与远方。不曾停下,因为不到终点;不恋现在,因为还在路上。几经奋斗与周折,我走出了江南那方沃土,接受了命运的流转,追寻梦想,看尽人事浮华。完美是一种奢侈,唯有缺憾,才给得起我们想要的永远。每每带着远行的风尘,回到故乡,见到已有白发的父母,是我多年以来最不忍心面对的事情。不忍父母挂心,每次相见,都在高谈阔论外面的世界是如何地精彩纷呈,却也忘了他乡的无奈,举目无亲的悲凉。他们不知,倘若命运重新安排,我愿做个毫无志向的孩子,承欢膝下,悲欢与共,织布绣花,看夕阳西下,待断肠人归家;不念前路,只愿将现在的时光熬成缠绵的享受,看那细水长流。

  闺蜜小静,旅行发烧友一枚,她旅行的方式基本代表了现代大多数人的旅行心理:从一个自己呆烦了的地方转战到别人呆烦了的地方去呆上几天。小静的旅行目的性极强,就是要以最便捷的方式到达预定地点,旅途也只有一项活动:睡觉。对于她来说,旅行的意义在于能够在终点看到她期待已久的风景。往往,到达预设终点后,会发现或许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美好,或许,我们感慨看景不如听景,一切风景皆是情境。我们亦会发现,陪我们看风景的人很重要,沿途更该用心去感受幕幕风景。一本好书,一部好剧,一念知结局,一眼看到结尾,似乎整个故事都会失去色彩。人生,亦是如此。吸引我们的是过程,是沿途,是路上的酸甜苦辣。生而为人,结局只有一个归途,路上却有千般色彩。

  很小的时候,就听白岩松说过一句话,至今印象深刻:人的一生只有百分之五是精彩的,也只有百分之五是痛苦的,另外百分之九十是平淡的。人们往往被百分之五的精彩诱惑着,忍受着百分之五的痛苦,在百分之九十的平淡中度过。时光是个瘦子,指缝太宽,结局一定,过程才是我们一路的追寻。

  人总是试图用短暂的一生去衡量永恒。就像外婆的信念一样,路上要低头步履匆匆,在这一路无论有多好的风景,都不该停下前进的脚步,唯有此,才能在终点时体会到一览众山小的乐趣。活在当下,即成永恒,我们最好的时光都在路上。世事如风将生平飞落如雪的悲苦,尽数吹散开来,如同蝴蝶的翅膀掠过干涸的心海。生是过客,我们从来不曾拥有过,我们都是经历者。陌上花开,稚子嬉戏,不管是田园还是闹市,终其一生都应缓缓归矣,因为路上的都是风景!

  (本文刊发于2016年10月25日《天平》文化月刊)


关闭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