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
欢迎访问时时彩冷热规律
智能检索 |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惊回千里梦,已三更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6年11月08日

 来源:中国法院网 | 作者:杨赵超

  又一次在半夜惊醒,我已经记不清楚是连续第六次还是第七次,也许是噩梦,也许是寂寞,总是在凌晨三四点的的时候醒来,好像成为了习惯,一种很压抑的莫名的情绪强烈的涌上心头。

  这个时候大概是夜最深沉的时候,连那些小虫子都已经入眠,我以为悄然开启的灯,会打搅了它们美好的梦,却发现再也没有那些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。

  夜深人静的时候,那样的宁谧,极致的悄然,有月或者无月,夜幕都那样的纯净如同墨染。我喜欢在这样的夜里读一些美文,有时也会忍不住在某种强烈的思绪里写下些乱七八糟的言语。可是,我真心不想如这样,一次又一次的在午夜惊醒,不想这样一次又一次陷入悲伤的噩梦,不想一次又一次在梦里看到那幽怨怜惜的眼神。

  离开了那个视野开阔,安静怡然,令人有种莫名亲近的寓所,不在行走那蜿蜒曲折的小径,也远离了那座山以及山巅的观景台,离开了那丛丛粉粉的木槿花,离开了那株山崖边曾经灿烂盛开的迎春花。再也看不到那些亲切的老人坐在门前絮絮叨叨的聊天,看不到那座山谷里郁郁葱葱的榆钱与柳枝,看不到远处夜晚里无尽灯火的花园小区;听不到那片树林里叽叽咕咕的野鸟和草丛里的蛐蛐吱吱啦啦的鸣叫,听不到那不远处小广场的欢快节奏。

  总是在行走,或者说是在游荡。一个人的漂流,总是经意不经意的便迷途在忧伤的丛林,丛林里似乎有着若隐若现的伊的背影,我总想追逐着前去,看看她是偷抿着嘴的欢快还是轻咬着唇的悲伤。在这个追逐的梦里,我却总追逐不到,我总是差那么一丝丝,一点点。我在找什么,又是在等待着什么,明天是继续前行还是选择往回走,我想着伸手拽着伊的衣袖,牵着伊的手,却总在伸手的那一刻醒过来,总是在醒来的那一刻无比的悲凉。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是否能否拥有那无穷无尽的永远,能否嗅到那浅浅淡淡的清香,能否看到那映入心幕的微笑和照亮夜空的焰火?窗外有人在清扫,帚丝轻擦,丝丝缕缕,如在触痛尘封的记忆。

  夜是极致的静,我却看不到幕空是否如同墨染的纯净,不知有没有星和月,更看不到是否没迷途的航班在闪烁。盛夏的夜声里,虫吟声声,轻绕耳畔。透过窗棂,夜空里仿佛凭生出一朵纯白的莲,绽放内裹的,温润而粉嫩的花瓣,馨香而迷人,不止心醉。橘黄而鲜柔的花蕊,在这深沉的暮霭中,如盏明灯,温暖着孤独游人的心。

  多么想在这莲心里,温馨的包裹下,不再有着噩梦,不再有着漫无目的的追逐,不再有那遥不可及的奢望,就这样,静静的回归梦乡!

作者单位:甘肃省宁县人民法院


关闭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