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
欢迎访问时时彩冷热规律
智能检索 |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法院要闻

找准病根“三剂药”,邻里纠纷迎刃调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09月17日

  

  

  

  

  近期,巨野法院大义法庭成功调解了一起排除妨害纠纷案件,原告杜某甲与被告杜某乙双方握手言和、重修旧好。

  杜某甲与杜某乙系同村同宗邻居,两家仅一墙之隔,相处一直很融洽,两家的责任田也南北相邻,多年来都是互帮互助,而这起矛盾问题就出现在双方的责任田边界划分上。

      双方的责任田都是在十多年前经过村委会测量后划分的,界石和灰桩也都是当时制定好的,最近,杜某甲的媳妇在一次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家的责任田南北宽度少了2.3米,而杜某乙家的责任田恰巧多了2.3米,因此,杜某甲的媳妇怒火中烧,跑到了杜某乙家里讨要说法,杜某乙的媳妇一听不干了,双方因此发生争执,村委会多次调解不成,又经过镇党委管区组织、镇司法所调解还是无果,最终杜某甲一纸诉状将杜某乙告上法庭,要求杜某乙对自己的2.3米责任田停止侵权,并且包赔10多年来的损失。

   承办法官杨德山在审查案件的过程中发现,原告杜某甲的农村土地承包产权证,村镇两级组织、镇司法所出具的调解证明上均显示杜某甲责任田南北宽度少2.3米,杜某乙责任田南北宽度多2.3米,并且杜某乙本人也承认自家责任田“超标”。就这样一起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的纠纷,经村镇两级组织多次调解均未能解决,凭借有着近30年基层审判经验的杨德山判断,这官司不是因为争执而“打”,而是因“气”而打的“气官司”。

   随后法官杨德山与村镇两级调解员进行沟通了解后,最终确定本案的“病根”,就是因为“一口气”双方才“对簿公堂”。杨德山深知,往往简单易判的案件,越容易激化矛盾,案子虽然结了,但事情往往得不到解决,尤其是在宗族观念较强的农村,极易引发“家族”冲突,两家也因此而结下“世仇”。

   在确定“病根”后,法官杨德山“对症下药”,针对该案开出了“第一剂药方”——“听”。于是,通知杜某甲和杜某乙到庭说明情况,杜某乙说:“这事杜某甲太气人了,此事刚发生的时候,到我家张口就骂我‘孬’他们家的地,界石和灰桩当时都是村委会划定的,我后来也没有私下挪动过,这事也不是我造成的,他张嘴就骂我‘孬’,那我就索性就“孬”给他看,想要地没门”。杜某甲听到后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这地你不声不响地种了10多年,到现在连个说法都没有,你不是“孬”是啥?”

  通过双方的对质,法官杨德山开出了“第二剂药方”——“问”,根据他们的陈述,法官杨德山首先询问杜某乙,对于自家的责任田南北向多的这件事是否认可?杜某乙立马承认责任田南北向是多了,但不是他的责任,界石和灰桩从村委会划分后就没动过,他也不知道为啥出现这样的情况。随后法官杨德山又询问了杜某甲,现在的界石和灰桩还是不是原来村委会划分时留下的?杜某甲说是,不过不清楚为啥他家的责任田就少了,杜某乙家的就多了,以前也和村委会确认过,村委会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就想让杜某乙给自己个说法!

  通过对双方的询问,法官杨德山分析到,双方都是在憋一口气,为了能使双都能顺出这口气,于是法官杨德山开出了“第三剂药方”——“理”。首先向双阐明了本案的“诉讼风险账”,无论案子怎么判,终究一方要承担相应的后果,并且官司输了传出去也不好听。其次,又给他们算了下“时间账和经济账”,他们从争执开始到村镇两级组织调解再到现在,已经过去将近三个多月,两家人只围绕着这件事转了,其“顶梁柱”都不能外出务工,两人打工工资加起来足够二亩地一年的收入了,实在是得不偿失啊!随后又向双方算了算“亲情账”,两家不仅是同村同宗,而且是邻居,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,何况你们是近亲加上近邻,平时常来常往、互帮互助,为这点事对簿公堂是否值当?

  听完法官杨德山的分析,原告杜某甲和被告杜某乙都陷入了沉思,彼此相互不语,这时,杜某乙说:“我先前不知道这件事,后来经过测量我也知道责任田多了,当初,要不是你说话那么气人,这地我早就还给你了”。杜某甲随后接到:“我也是一时气糊涂了,自从划分责任田后,错了10多年了,一下知道心里没回过神来,再说了,我学问不高,是个粗人,你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杜某乙随即表态:“啥也别说了,咱回去就重新划分界石与灰桩去,地上的庄稼也都是你的了。”

   法官杨德山最后说:“我在基层法庭从事审判20多年,尽管每天遇到的案件情况各不相同,但作为办案法官,只要带着感情接待双方当事人,把自己融入案件中,耐心倾听双方诉求,把群众的每件事都当成自己事办,化解矛盾就不难!”


关闭

?